长柄武器爱好者逝君

你好,我是逝君,一个Lancer
爱好广泛,跳坑飞快,请谨慎关注
【请不要推荐/转载此博客发布超过两个月的任何图文!】

笼中的怪物(下)

笼中的怪物(上)

笼中的怪物(下)


    在经过了一层又一层隔离门之后,法尔科终于见到了昏睡着的克里斯特,他激动地几乎要扑过去,但是碍于背后还有两个大男人盯着,这个汉子才没有做出这样过激的反应。
    “他是你们的队友吧,从某条河里漂过来的,我为他做了一些处理,现在正在恢复中。”亚伯有些疲倦地说道。
    “克里斯特……”法尔科的眼里含着泪,抚摸着沉睡中的克里斯特的额头:“我知道你不会那么轻易就死的……”
    “好啦,法尔科,老朋友令人激动的重逢派对等回去再说。”伊恩像是无聊得打了个哈欠:“反正我们的目的已经达成了,你是不是很希望我们立刻就离开这里呢?亚伯医生?”
    伊恩半眯着的赤色眼睛似笑非笑地盯着亚伯,好像在用无心之语试探着他的反应一般。
    亚伯心里一怔,这个人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
    “前联邦最年轻的变异生物研究人员,年仅二十岁就拥有了自己的病理研究室并且发布了许多直到现在都影响重大的研究报告,亚伯医生,没想到你还活着,真是令人惊喜又意外。”伊恩挑了挑眉试探道。
    “不……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亚伯感觉仿佛被人用枪顶住了头一样,动了动有些僵硬的面部肌肉挤出一个微笑。
    “外界都说你已经死了呢,被'怪物'杀死的。”伊恩紧盯着他的灰蓝色眼睛说:“可是现在你却站在这里,真不可思议不是么,看来现在我只能祈祷当年那个闹得满城风雨的怪物已经死了。”
    “你现在一个人住在隔离区,一定很 孤 独 吧,不如上我们的车?我相信外面的人知道亚伯医生还活着一定会很惊讶。”
    他故意把“孤独”二字说的很重,保持着那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亚伯。
    “我拒绝……对不起,我不能离开这里。”亚伯低着头说。
    “伊恩,要走了!”法尔科横抱起克里斯特说,他看了看一旁的亚伯,带着歉意地对他点了点头。
    “那么,医生,后会有期?”伊恩也没有什么继续调戏他的意思:“刚才我的话不用太介意。”
    亚伯感觉自己再和这个人说话会被逼疯的,虽然看上去像个不拘小节的青年,但是带来的压迫感却像是一头黑色的猛兽,或者说像是黑色的铺天盖地飞来的乌鸦一般。
    这片区域的生化怪物已经被清理的差不多了,虫群对于特工而言反而没什么威胁,只要不主动攻击它们,它们就不会爆炸喷出腐蚀性液体。目送着装甲车越过铁丝网开走,亚伯再次拉上了窗帘,当做是夜幕降临,他很庆幸这群闯入者没有打破这看似平静的生活,例行检查了实验室外围的净化设备还在正常工作之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墙上的电子钟已经显示此时是下午六点,从水箱里取走了一些蒸馏水,又加热了一个餐肉罐头煮了一锅汤,亚伯在地下室还意外地发现了一瓶红酒,久违地进行了一顿还算丰盛的晚餐。
    他的心里还是有些向往着外面的生活的,至少想再看一眼大海,墙上的相框地还存留着很久之前在他们的父母还活着时的照片,父母带着小时候的他们一起去海边,他还记得当时是小孩子的该隐差点被退潮冲走,一直在哭鼻子的样子。还有自己刚刚取得博士资格时候的照片,该隐和实验室里动物的合照等等。他看着墙上的照片不禁微笑起来,回忆着如今只存在于脑海里巨大的蓝色海洋,海水和海风咸涩的气味,翱翔的海鸥羽翼上脱落的一片羽绒,还有曾经像宝藏一样珍藏着的被冲到沙滩上的海螺,仿佛还在昨天一样。
    铁门另一侧的该隐还在昏睡着,身上盖了一件亚伯的旧外套。亚伯不知道该隐是否留有着曾经的记忆,但是他这六年来一直研究着让该隐恢复的方法,至少要让他从这个怪物的样子重新变回人类。他查看另一间隔离室里“圈养”的怪物时,竟然惊奇地发现前几天抓来实验的变异动物开始停止变异甚至渐渐恢复了,他的治疗已经开始有了效果。
    “该隐,我已经研究出让你恢复的方法了。”亚伯抚摸着脖子上已经被处理好的伤口对铁门的另一头似乎下了很大决心:“一起离开这里,去看海吧。”
    法尔科此时已经在临时据点将这一个月来搜集到的研究报告发给了总部,这是对于变异怪物的研究情况,他虽然纠结了一下要不要把亚伯的情况同时上报,不过想了想还是没有告诉上头隔离区废弃的实验室里还有一个幸存的研究员,他不知道亚伯为什么拒绝离开,但是法尔科尊重了他的想法。得知下一步的行动是撤回总部时他几乎笑出声来,一个月的忙碌结束了,他开始盘算起怎么度过假期。
    伊恩看到他放松的样子则感觉有点笑不出来,心里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上面怎么说?”伊恩问道。
    “让我们回去。”法尔科回答: “也就是说他们觉得这片区域没有回收的必要,所以还是维持现状?哼,克里斯特还白白受了那么重的伤。”
    “不是的,法尔科。”伊恩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惨白:“不会那么简单的。”
    法尔科被他的表情吓了一跳,有些不解。
    “核弹……咳……”克里斯特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那些人说的放弃……是投放核弹……”
    “什么!!”
    法尔科瞪大了眼睛:“开什么玩笑……”
    “别忘了上次我们调查过的那个有三头犬和两只电锯怪物的工厂已经被夷为平地了,那里现在连一只蟑螂都没有。”
    “也就是说,那个医生……”伊恩抛着一枚硬币思考着说道。
    “等等!”
    “报告总部!我们在隔离区发现一名幸存者!重复一遍!发现一名幸存者!喂!!”法尔科对着通讯器大喊着,然而那边已经没有了声音。
    “没用的,只有一人而已。”伊恩摇了摇头说:“不如先担心一下你的安全吧,你还没注意到我们被包围了,法尔科。”
    法尔科打开车门想看看周围,果然看到了车子附近已经聚集了一群丧尸,其中一个长着变异手臂的怪物已经举起了巨石大吼着。
    “该死…”他发动汽车几乎擦着那块落下来的巨石躲开:“总部的直升机怎么还没来…”
    “先移到安全的地方再说。”伊恩迅速为手枪装弹:“克里斯特目前还不能战斗,这个敌人的数量对于我们来说太多了点。”
    “直升机……”克里斯特挣扎着坐起来:“支援……过来了。”
    法尔科透过车窗看见两架直升机从峡谷朝着这边的方向飞过来,他大喜过望喊道:“可以清理周围了!”
    “法尔科,能听到吗?这里是队长!”对讲机里传来熟悉的声音:“我们已经成功定位了你们的位置,现在就带你们离开这里!”
    “那名幸存者也会被救援吗?”法尔科问道。
    “嗯……这个情况我并不清楚,但是总部派来了两架飞机,我想应该会的……”
    解决掉汽车周围的几头零散的怪物之后,伊恩率先跳上了直升机上降下来的悬梯。
    然而此时,远处一道光闪过,比任何的光都要耀眼,几乎照亮了整个陷入黄昏的大漠,随之而来的是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沙尘和石块拍在被突如其来的爆炸震惊住的法尔科身上,那几秒钟他短暂地丧失了听觉,只能感觉到背上再次陷入昏迷的克里斯特沉重的心跳声。
    “喂……喂…这……搞什么……”他怔怔地看着远处陷入火海的森林,小声自言自语道。
    “法尔科!快上来!”卡尔文对他命令道,然而法尔科只看见队长的嘴在动,已经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了,直升机巨大的轰鸣声和爆炸的余波掩盖了他的声音,他看了看森林的方向,另一架飞机没有飞回来……
    ………
    事情已经过去近两个月了,克里斯特的伤势虽然已经逐渐好转,但是留下了一些后遗症,需要持续的治疗。法尔科对此次行动闭口不谈,他看过了任务记录,上面对于此次爆炸的结论是“经过侦查,区域无人类生存,实行爆破清理变异生物与死尸后回收。”
    “开什么玩笑…已经污染成那样的土地,还有什么回收的价值……明明还有一个幸存者,早知道这样,就算是强制也要带他撤离……”
    “那个医生不愿离开,肯定有他的理由的。”
    克里斯特以为这个乐观的男人永远都不会哭的,然而在那次和两人的交谈中,他看到法尔科那边的桌子上多了几滴水渍。
    “这样的事还有很多,作为变异调查科的特工,尽快适应为好。”克里斯特紧皱眉头抿了一口咖啡道。
    “喂,你这个冷血的……嘁…”法尔科欲言又止,房间里陷入了沉默。
    “下次的任务是调查沙漠中的不明遗址,这里本应是无人区,但是,根据侦查组提供的照片来看,出现了变异怪物活动的倾向,我怀疑是有人特意投放到这里的。”
    “唔……”法尔科看着手中的照片,感到索然无味,他从一开始出任务的激动和兴奋慢慢变得厌烦起来:“Jesus,这次你会一起去吗?”
    “再说一次,不许叫我的名字。”克里斯特头也不抬地说:“我的伤势还没好,只能进行一些简单的支援,桃丽丝会代替我的工作的。”
    “你说那个小女孩?饶了我吧……我拿小孩子没办法!”
    “无论从阅历,战斗经验还是心理素质上来说,她都比你成熟,你不是说过和那群男人们一起出任务很无聊么?”
    “……其实我只想和你一起…”
    “…………”
   克里斯特有些无语,他听了觉得这番话简直让人脊背发凉,对面这个天生嘴笨的男人即使是想要油嘴滑舌也依旧笨拙的要命,他猛灌了自己一口咖啡,叹了口气。
    “别那么在乎我,明年我就退役了,你还有更多的人需要保护。”
    “退役?哈?!你竟然还比我大两岁?!”法尔科意外地很震惊的样子:“不…我在想什么……呃…那你……”
    他一紧张就容易语无伦次,克里斯特笑了笑没再说话,端着杯子离开了船舱。
    两人短暂的假期在地中海的小型军舰——蒂芬妮号上度过,主治医生认为在海边放松一下对克里斯特的伤势有好处,其余的队员则是去了乡村观光,这种两个人的旅行他并不讨厌。当初他遇到被病痛折磨的法尔科时也是在航船上,再和他一起乘船却是以队友的身份。
    克里斯特站在甲板上,海风有些把他的衬衫吹得散开,恍惚间他似乎看到了血色的夕阳下,有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在海滩上呆坐着。
    他跑下船去查看,对方是一个有着银色卷发的青年,穿着沙滩短裤,像是来度假的,和他看起来没什么不一样,克里斯特试探性地冲他喊了一句:“亚伯医生!”但是对方只是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回应,他坚信自己不会认错,干脆走近了一些。
    “亚伯……很熟悉…的名字……”
    海水渐渐退潮,那个年轻人盯着自己脚趾间湿润的沙子似乎在自言自语。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是已经在森林里……克里斯特有些疑惑,站在那个蜷缩着的人身边:“抱歉,我认错了,但是你是……”
    “他们叫我该隐…啊……随便吧……”年轻人挠了挠乱糟糟的卷发:“我不记得了…什么都不记得了……亚伯…?总感觉…很熟悉……可是想不起来………”
    那个人断断续续地不停自言自语着,看上去很混乱。
    “都不记得了……只记得…一睁眼就是黑的…旁边的石头下面……还有一个人…已经…死了……”
    “我们…被很多人……挖出来……”
    “究竟……为什么…要来这里……不知道…但是…感觉……很难过”
    “克里斯特先生——还有该隐,要吃晚饭了哦!”性感的女船长一边朝他们小跑过来一边喊道。
    “等下就过去,话说,这个男人也是船上的吗?”克里斯特问道。
    “嗯,他是我们从一次任务中救出来的,疑似是幸存者,不过他失忆了,话也说不清楚,我们就暂时收留他咯,现在可比刚来的时候好太多了,当初刚发现他的时候……”说到该隐,女船长喋喋不休起来:“我们起初调查他的身份时还不相信他是那个六年前将自己变成怪物的该隐,不过现在即使清楚了也不打算将他送到总部,他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不是吗?”她带着克里斯特往回走着,克里斯特来不及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关于那场爆炸,还有蒂芬妮的队员们为什么会执行那样的任务,那些故事显然不是他应该了解的,回头看到该隐还坐在沙滩上不断地小声自言自语着。
    “总感觉……很久很久以前……”
    “有个人…对我说过……想要看一看大海……”

【END】

评论 ( 2 )
热度 ( 5 )
TOP